热门搜索:  as  test

今天显威也要跟我一起走您肯定也不舍得了吧

时间:2018-11-09 11:27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 周家大院占地很广,光是厨房都有好几个,一般时候饭菜都交由专门的厨师来负责,可是今天,却好像有些不太一样了。
 
    这时候,其中最大的一间厨房里面传来了明洁的声音:“安可啊,咱们家里明明有厨师,你为什么还要亲自洗菜做饭的?有这点时间和苏锐在床上多腻歪一会儿不好吗?”
 
    在床上腻歪?
 
    听了老妈那污污的话,正在忙活着做早饭周安可顿时又微红了脸。
 
    “妈,你别乱说话,害臊不害臊呀。”她轻声说道,眼睛里面却有着止不住的甜蜜。
 
    “你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,哪里是做饭的料子,快点放下,我让厨师来。”明洁站在一边,丝毫没有搭把手的意思:“而且,你做的饭好不好吃还是个问题呢。”
 
    “你就不能夸夸你闺女?”周安可一边洗菜一边说道:“妈,你是不知道,我一个人在宁海经常自己做饭吃的,手艺一定比你强。”
 
    虽然在家从来没动手做过饭,但是在宁海的几年,周安可不喜欢外出,下班之后倒是练出了不错的厨艺。今天苏锐要离开莲塘镇了,周安可就想着亲手给他做一顿可口的早饭。
 
    此时的周安可并没有想起那句“温暖男人的心,就要先温暖男人的胃”,她只是单纯的想要亲自为苏锐做一些事情,哪怕只是一顿简简单单的面条。
 
    她的心思和她的感情一样简单。
 
    但是,这简单之中,却流露出浓浓的执着与坚定。
 
    “啧啧啧。”明洁嘲笑地说道:“那也没见过你给老妈做过一顿饭啊,光想着给自己男人做了。”
 
    周安可俏脸通红,理亏的她干脆不和老妈说话了。
 
    系着围裙的她已经平添了一丝烟火气息,这样让其反而显得更加温柔。
 
    妥妥的居家女神气质。
 
    “看到你做饭的样子,妈妈都有种你已经嫁人的错觉了。”明洁的眼前似乎有些恍惚:“这还是我家的那个大小姐吗?”
 
    周安可认真的择着菜:“我从来也都没把自己当成大小姐呀。”
 
    “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你还不是大小姐?”明洁感慨的说道:“想当年我也是这与昂,一个女人只要想给男人做饭了,那就说明她长大了。”
 
    周安可觉得老妈这句话真的是至理箴言。
 
    有时候,对喜欢的人,可能不会说多少甜言蜜语,但是就是想为他做点什么,尤其是做饭,看着爱人吃着自己亲手为他做的饭,自己的心里也是甜蜜的。
 
    能够看到他的笑容,再累也是心甘情愿。
 
    周安可虽然半夜才睡,但是却起了个大早,亲手从周家的菜园里摘了小青菜,一棵一棵的清洗干净,似乎每一个动作,都有着爱意在流淌。
 
    能够为心爱的人煮个面条,居然给周安可带来了那么强烈的幸福感,嘴角微微翘起,那是掩饰不住的笑意。
 
    “看你那发-春的样子。”明洁摇了摇头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。
 
    发-春?
 
    听到老妈对自己的形容词,周安可简直哭笑不得。
 
    “哪有当妈的这样说女儿的?”
 
    “我说的不是实话吗?”明洁的眼睛在周安可的背影上面来回打量着:“啧啧,看这小身段,这腰,这屁股,这腿……真有老妈年轻时候的风采。”
 
    明洁这女流氓的本色尽显。
 
    周安可俏脸微红,“妈,你先出去散散步,别老是在这里和我说话好不好,我的手脚都要不听使唤了。”
 
    “切,苏锐看着你,你的手脚就听使唤了?”
 
    不得不说,明洁这话语还真是够犀利的。
 
    周安可实在是听不下去了,老妈的污已经到了一定境界了,她擦了擦手,连忙把明洁推出了厨房。
 
    明洁虽然不情愿,还是一脸嫌弃的走出去了。
 
    十几分钟后,苏锐晨跑归来,正好看到了院子里的明洁,后者对他做了一个“嘘”的手势。
 
    苏锐点了点头,似懂非懂。
 
    明洁指了指厨房,然后把苏锐拉到一边。
 
    “阿姨,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啊?”苏锐看到明洁这样神神秘秘的,本能的有点发憷。
 
    他昨天晚上在酒桌上是领教了丈母娘的厉害了,看看,周中天到现在都还没起床呢,可见昨天晚上交公粮交到什么份儿上了。
 
    “苏锐啊,说实话,要是把安可嫁出去,我还真是不舍得呢。”明洁一反常态的说道:“孩子没结婚的时候就盼着她能找个好归宿,盼着她赶紧嫁人,可是真要嫁了,这心里,还真是不一样的心情。”
 
    苏锐知道明洁性子直爽又热情,说话从来不有半点弯弯绕绕,于是也直截了当的说道:“阿姨,我理解您的心情,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安可受委屈的。”
 
    这样的姑娘,恐怕没有人舍得让她哭泣。
 
    “那就好,那就好,等你下次回来,咱们就把喜酒给办了吧。”明洁话锋一转。
 
    苏锐差点没被这句话给呛到:“阿姨,您刚刚还说舍不得,这怎么又着急嫁安可了?”
 
    “此一时彼一时嘛。”明洁盯着苏锐的眼睛,笑眯眯的,就像是一只母老虎,不,母狐狸。
 
    苏锐一脸艰难,怎么就此时一彼一时了呢?
 
    “都听您的,都听您的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“这孩子真会说话。”明洁笑眯眯的答道。
 
    “对了,今天显威也要跟我一起走,您肯定也不舍得了吧?”苏锐瞅准机会,忙不迭的转移了话题。
 
    “他?我巴不得他赶紧走,一个大男人天天在我眼前晃悠,我看着都嫌烦,让他有多远滚多远。”明洁可谓是毫不客气。
辈唠唠家常,真的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。
 
    这时候,周安可走过来,俏生生的说:“苏锐,快来吃早饭了。”
 
    朝阳之下,清风之中,系着围裙的周安可简直惊艳了岁月。
 
    “哎呦,这丫头,敢情你亲手做的早饭没你妈我的份啊?还没嫁出去就这么对你老妈,真是,唉……”明洁又撇了撇嘴,一脸的嫌弃。
 
    “妈,我这还没来得及喊你呢。”周安可对明洁的小把戏显然很无奈。
 
    “你们吃完我再吃。”明洁看起来很有不当电灯泡的觉悟。
 
    桌上是盛好的青菜荷包蛋清水面,旁边还有一盘炒好的榨菜肉丝,诱人的香气充满着整个餐厅。
 
    “早晨想让你吃清淡一点,但是又怕你不喜欢太清淡,所以炒了一点榨菜肉丝。”周安可说着说着,俏脸越来越红,似乎是怕自己的小心思被别人洞穿。
 
    也由此可以看出来,她这一顿早餐确实很花心思。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